世界文化碰撞与交融背景下的中国书法形式发展研究
2020-12-26 1950
分享

[内容摘要]

现代化的社会使世界互相连接的更紧密,各种文化的碰撞与交融使得世界文化多元化的趋势愈加明显。中国书法是中国特有的一门艺术,在世界文化的冲击中,自然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把传统的书法内容与形式看作一个范畴,把西方思想影响下的书法作品的内容与形式看作另一个范畴。那么这些变化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其一,接受了西方文化思想的冲击,中国书家在中国传统的书法内容与形式的范畴内进行变革;其二,内容上来源于传统的书法范畴,而在形式上借鉴西方;其三,基本打破传统的书法内容与形式,以西方的理念为主。这三部分的变化的前提都是在西方文化思想的影响下,书家的思想具有了开放性和独立性。本文就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与交融背景下,中国书法的内容与形式发展展开讨论。

[关键词] 书法内容与形式 中西方思想 碰撞与交融

书法是中国所特有的一门艺术,它有着自己的历史与文化,经过几千年的发展与繁衍,从最初的实用演化为现在的纯艺术。在这个过程中,西方科学技术与文化思想的传入对其产生了具有重大的影响。中国自古的书法书写工具就是毛笔,由于毛笔的特性,从而使书法的发展绚丽多彩。东汉末年的书法家蔡邕在《九势》中就曾说:“唯笔软则奇怪生焉。”现代著名书法家沈尹默先生对此做了精辟解释:“‘唯笔软则奇怪生焉’。我国书法能成为艺术,与使用毛笔有极大关系。毛笔能形成奇异之观,是由于它的软性。”自从西方钢笔和圆珠笔等更具有实用性的书写工具传入后,毛笔的使用人群大为减少,特别是电脑手机等高科技产品更进一步的刺激书法由实用向纯艺术的转型。在思想上面,西方传入的文化思想使得中国书法家的思想更具有开放性和独立性。

书法作品的内容与形式都具有时代性,要符合当时的社会大背景、文艺思潮、审美取向等各种因素。在西方文化思想的影响下,书法作品的内容与形式发生了变化,我们把传统的书法内容与形式看作一个范畴,把西方思想影响下的书法作品的内容与形式看作另一个范畴。那么这些变化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其一,接受了西方文化思想的冲击,中国书家在中国传统的书法内容与形式的范畴内进行变革;其二,内容上来源于传统的书法范畴,而在形式上借鉴西方;其三,基本打破传统的书法内容与形式,以西方的理念为主。这三部分的变化的前提都是在西方文化思想的影响下,书家的思想具有了开放性和独立性。在第一个部分当中,可以细分为以下几个不同的变革,一,在传统的书法形式中,对其书法内容进行变化,不拘泥于传统,以自已的笔法和章法来临摹古代书法作品。代表作品是王铎《临王献之、王羲之帖》,在此作品中,王铎用自己的笔法和章法来临摹古代经典书法作品,更重要的是,他把两个不同的书法作品临摹到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书法作品。二,以傅山《啬庐妙翰》为代表,它是一个“不断地从一种书风或字体向另一种书风或字体转变的作品”在这个作品中,傅山在笔法、字体和章法上打破了古人的形式格局,篆隶真行草互相交杂,这在古代书法作品中是罕见的。三,在内容和形式上完全进行复古,“广西现象”是这一类的代表,完全复古的作品表面上看是没有对传统的书法内容和形式进行变革,但是上文提过,书法作品的内容与形式都具有时代性,这种现象的产生是书法家受西方思想的影响,在展览机制下催生的一种变革。所以我们来探讨一下王铎、傅山生活的晚明和“广西现象”的社会背景。

晚明时期内部政治腐败、道德沦丧,外部强敌压境,西方文化思想和科学技术的传入对中国学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部分物质文化对他们的世界观应有所影响”这里的“这部分物质文化”是指“海外诸奇”,即“西方输入中国的器物”。而“西方文化对晚明形成的尚‘奇’风气所起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则毋庸置疑。”可以看出,对于晚明“尚奇”的心态,西方文化的影响是重大的。书法家的思想更具有开放性和独立性,标新立异、特立独行、与众不同成为尚“奇”的一个标志。晚明的如王铎《临王献之、王羲之帖》这般的临摹风气、傅山《啬庐妙翰》这种杂书诗册都被笼罩在这种风气下,成为晚明尚奇风气的产物。我们应该注意的是,这种新的形式被创作出来后,书家会以它们为骄傲,“吾看画看文章诗赋与古今书法,自谓别具神眼。万亿品类略不可逃。每欲告人此旨,而人惘然。此识真正敢谓千古独步。”这种完全不符合传统书法作品的形式,在傅山看来是值得发扬和肯定的。晚明学者的心态具有开放性,这点是受到了外来文化的冲击所产生的。改革开放后,经济水平的提高,西方文化思想的传入更是气势汹汹,西方展览机制和艺术设计的理念的影响更是直接。其初期影响的体现就是“广西现象”。“广西现象”是中国书法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它最重大的意义是使人们看待书法作品的焦点从作品的笔法、章法、韵味等内在因素转向了书法作品的外在形式构成。各种染色、做旧处理使得书法作品带有一定的历史沉淀感,给人更多的直观感受。这种直观的感受,被当代书法家无限放大,我称之为“书法的视觉性”。

书法的视觉性与流行书风和“伪二王”

“流行书风”不是一个书法流派,没有固定的书法风格和地域观念,“流行书风”的形成是由于大众审美的迅速改变而导致的,社会的快节奏发展,大众的审美风尚的变化一日三变,在这一点上,“流行书风”中的“流行”倒是和晚明“尚奇”中的“奇”有异曲同工之处。“流行书风”是指在某一个时期,书法精英为了迎合大众审美而创造出来的一个书法风格,这种风格随着大众审美的变化而改变。“流行书风”具有即时性、灵活性的特点。而且一种“流行书风”书法风格销声匿迹后,再也不会对大众审美产生影响,放佛是昙花一现。而中国书法的根源是传统,这就产生了另一种声音。每当“流行书风”轰轰烈烈的时候,书家就会跳出来维护传统,然后开展一场复古书风。这里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为了维护传统进行的“复古”也是引领了一时风骚,在某种意义上讲,这种“复古”是否也是另一种“流行书风”呢。在“流行书风”和“复古”的背后,还存在一种“跟风现象”,不去思考这种风气的好与坏,直接死板的照搬模式。“潮流是许多因素的产物,我们自身不可能与这些因素毫无关系,所以我们不能不关注潮流;但是如果那么真心实意跟着潮流走,结局往往不妙,没等你走到前列,潮流又改变了方向”由于“复古”都是学习古代经典法帖,在这种跟风模式下,就出现了如“伪二王”此类的现象。吕文明先生对于“伪二王”现象进行了考察研究,认为有三个方面:一、当代书家在临摹学习上只追求与二王形似,而忽略了作品的精神实质;二、当代书家过于注重技法的训练,而不能从文化的层面理解书法,把书法简单化,书法创作缺乏厚重感、时代感和使命感;三、当代书家没有很好的领悟书法是什么,书法家的书写性和自由性在作品中表现不够。在这里,我们把重点放在“流行书风”和“伪二王”这两种现象中的书法作品的内容和形式上。这两种现象的共同点在于,都放大了书法作品的视觉性。不同点在于,“伪二王”是更多的依靠作品的形式构成,把一件完整的作品通过裁剪、拼贴等各种西方设计理念来取得作品视觉性的扩大;而 “流行书风”由于风格不是固定的,所以不但在形式上来取得视觉性的扩大,在作品中具体的点画、结构、章法中也扩大了作品的视觉性,通过结构的夸张、墨色的浓淡、空间的疏密来刺激眼球,使观众在看作品时有一种震撼与新奇的快感。

总体来讲,“流行书风”中还能看到书法中具体的点画、线条和章法,从表面来说能直观的感觉到传统的东西。相比来说,由西方设计观念和抽象主义所影响的“现代书法”则完全打破了传统书法的基本构成原则。

何谓“现代书法”,它分为两部分,“一是形式,我们接触一件作品,总是与形式的遭遇开始;二是内涵。从形式上来说,必须在视觉上与传统风格有较大的距离,其中包括笔法和线结构。而作品内涵则由形式各种因素所联系的精神生活决定。”邱振中在“现代书法”的这个定义中,相对于传统书法作品来说,对书法作品里的“形式和内涵”的侧重点不同。在传统的书法作品中,“形式”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内涵”则是通过具体的点画结构、章法布局、笔墨韵味所表现出来;而在“现代书法”中,“形式”占了很大的比重,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内涵”不但没有被轻视,反而更加注重。“现代书法”的极端表现是注重作品整体的形式感,通过作品中的主体来唤醒历史文化沉积,与欣赏者达到一个共鸣,而主体却不再是中国汉字。“现代书法会使我们联想到两个不同的领域:一个是现代平面艺术,其中特别是平面抽象艺术;一个是传统书法艺术。”由于西方观念艺术和抽象主义的影响,“现代书法”的内涵已经不可能从直观的作品形式和具体的笔墨章法中来体会,它需要人们更深层次富有感性的思考。所以,汉字,这个传统书法作品中最重要的主体,在现代书法家的眼中,已经不是作品的必需品,他们认为“中国书法可以演化出一种特出的抽象艺术”。在这种观念的冲击下,中国传统书法的基本构成原则完全被打破,书法作品的主体从汉字变成不规则的具有开拓意义的各种抽象符号和图案。

展览机制的引入催生了中国书法成为一门独立艺术,一件艺术品必须要有创作者、作品本身和欣赏接受者。以上是以站在书法创作者的角度来看待西方文化思想的影响,那么站在欣赏者的角度,这种影响会对中国书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从傅山“每欲告人此旨,而人惘然”到“广西现象”的火爆,再看看当代展览中的形式多种多样。书法欣赏者从一开始的“惘然”到沉迷于“广西现象”的复古形式,在到现在的“形式审美疲劳”,说明欣赏者的潜意识里也是受到西方观念艺术的影响。只不过这种影响要远远落后于创作者,在创作者创造出来新的作品时,他们还要有一定的接受时间和空间,有可能当时不被欣赏者所接受,但创作者的艺术直觉是敏锐的,所以傅山才自负的说:“此识真正敢谓千古独步。”当今社会节奏之快,文化交流日益增多,欣赏者的审美会对书法艺术的发展造成一定的影响,中国书法要符合大众审美的口味。一件作品的出现,不但要具有时代性和超前性,还要符合大众的审美意象并引导他们的审美观。

回顾书法形式在近现代的发展,从仅仅在传统的范畴内进行变革,然后在形式构成上进行创新,一直到现在完全打破传统的书法作品的形式构成。在这一条脉络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西方观念艺术和抽象主义的影响,在具体的实践上,由于引入展览机制,社会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当代书法家功利心加重,使得各种“创新”层出不穷,这些所谓的创新没有根基,只能造成昙花一现,而且对于书法的发展也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如“伪二王”、盲目跟风等此类现象。中国书法要想在世界文化的交融与碰撞下生存,首先得保证自身的艺术独立性,然后在符合当代社会大环境下进行变革,要具有时代性和独创性,在此基础上,才能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

 [注释]:

沈尹默.沈尹默论书丛稿[C].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1982年版.第40页

白谦慎.傅山的世界[C].三联书店.2006年第一版.第186页

白谦慎.傅山的世界[C].三联书店.2006年第一版.第21页

白谦慎.傅山的世界[C].三联书店.2006年第一版.第11页

白谦慎.傅山的世界[C].三联书店.2006年第一版.第180页

邱振中.书写与关照—关于书法的创作、陈述与批评[C].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第210页

吕文明.王羲之书法的符号性意义与当代书法的“伪二王”问题研究[J].第二届中国书坛兰亭论坛论文集[C].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第一版.第398、399页

邱振中.书写与关照—关于书法的创作、陈述与批评[C].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第190、191页

邱振中.书写与关照—关于书法的创作、陈述与批评[C].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第193页

邱振中.书写与关照—关于书法的创作、陈述与批评[C].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第211页

个人简介

姓名:刘铎

性别:男

民族:汗

籍贯: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

学历:硕士

研究方向:书法史论方向

出生年月:1989年3月4日

地址:成都市望江路29号四川大学艺术学院书法研究所

联系方式:13547940737

邮箱:664287822@qq.com

2006年考入山东省临沂师范学院,美术学书法方向本科生、2010年考入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学书法方向研究生,师从侯开嘉、吕金光教授。

©2018 云南文学艺术馆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4001190号-2滇公网安备 33010602000750号